“网络公关战术揭秘”-四家网络电台“撕逼”,!_「长沙公关公司」

  四家网络电台“撕逼”,公关战术揭秘!

  小编上周难得休几天假,没想到公关圈还是出事了,这次是相对比较低调的FM(网络电台)行业。好多人留言给小编,让点评一下。那就聊聊,这也算是FM行业的公关团队第一次集体亮相。

 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:

  4月17日,上周五早上,多听FM和荔枝FM两款网络电台APP突然被App Store下架,两家公司一起将矛头不约而同地对准喜马拉雅FM,指责其是幕后黑手。随后,蜻蜓FM也加入到对喜马拉雅FM的“声讨”。各家公关使出浑身解数,利用微博、微信等平台,从“产品抄袭”、“内容侵权”、“排行榜造假”等多个角度展开撕逼大战,精彩程度逼近3Q大战。

  下面,小编就分别梳理一下几家品牌在本次口水战中的表现。

  荔枝FM:最早发声和收场

  荔枝FM是最早发声的品牌,也是最早将矛头指向了喜马拉雅FM。荔枝FM的创始人Marco在接受36氪采访时表示,这次荔枝FM的下架原因是喜马拉雅FM诉其侵权,“我们有律师非常清晰的沟通清楚我们的授权情况,之前已经多次证明喜马拉雅的投诉无效。”

网络公关战术

  Marco指出有确切的证明喜马拉雅FM侵犯了荔枝FM的独家版权,“但在有确凿证据投诉的情况下,喜马拉雅FM却没有被进行任何处理。反倒在喜马拉雅大会当天,几家竞争对手同时被下架了。这点我们十分费解。”

  荔枝FM还提出,喜马拉雅FM在App Store中存在恶意“优化”,“搜索很多app他们都排在第二名,我们也很奇怪为什么不被处理。”

  其官方微博在4月17日16点16分发布公告,并未直接指名道姓,但披露被下架细节原因是“某竞争同行多次歪曲事实并向苹果应用商店对荔枝FM进行非法恶意投诉,导致荔枝FM在无侵权事实情况下被下架……该竞争同行的行为已经违反了*****法”。

  几乎与此同时,一篇扒粪为什么喜马拉雅FM在app store里搜索排名如此高的文章在知乎出现,并成为以后多家品牌引用来“攻击”喜马拉雅FM的把柄之一。小编目测,肯定是某家FM公司网络公关背后所为,目前无人出来认领。

  小编点评:

  荔枝FM借助媒体,由创始人最早针对被下架发声,动作之快值得学习。且这篇文章被大量转载,算是第一篇揭开此事内幕的文章。值得一提的是,荔枝也是第一家把被下架原因直接归咎于喜马拉雅FM的品牌,但巧妙在于创始人提名字,官方不提名字,巧妙地避开了可能面临的法律指控。虽然最早发声,但荔枝有些“后劲不足”,在APP恢复上架后,官方微博又继续玩起了小清醒,仿佛未曾发生一样。

  为什么荔枝FM最早发声,又最早收场呢?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。小编的猜测是网络电台的大环境就是如此,谁的屁股也不干净,这或许是荔枝见好就收的背景。

网络公关战术

  多听FM:火力最猛,估计还有后招

  多听FM也同样出现在上文那篇36氪的报道中,文章称“多听FM的下架与其之前的版权纠纷有关”,但36氪并未采访到多听FM的相关负责人。针对版权问题,其官方微博在今天发布声明称:“1、本次多听FM被恶意投诉下架,与NewRadio无关。多听FM早已在今年2月初下线所有NewRadio节目。2、多听FM在4月17日被恶意投诉下线后,当天已恢复上线,大家可以在AppStore下载。”

  其实,在喜马拉雅FM于4月17日晚上的发布会之前,多听FM就通过官方微信炮轰对手,在这篇名为《参加喜马拉雅大会,不如买个车听宝199>2888》的文章中,多听FM指责喜马拉雅FM“卖门票赚黑心钱”、“逼着主播们签署霸王条款”等。

  17日,多听FM官方微博也在15点38分通过其官方微博转发了36氪的报道,并称“我们和@荔枝FM 都对这种下流的做法感到不耻。接下来将会对@喜马拉雅好声音 的不正当竞争正式起诉!”其官方微博再17日多次发声指责,并强调“车听宝已申请了完整的外观和发明专利。@喜马拉雅好声音 法庭见!”

  18日,多听FM也发布了《关于恶意投诉致多听FM被下架一事的公告》,公告内容主要强调荔枝FM公告中的第三点,指出“某竞争对手抢注关键词、恶意刷榜。伪造评论等”。

  19日,多听FM官方发布了一组题为《1张图带你看懂APPStore恶霸》的长海报,指出喜马拉雅FM的多个问题,最核心的内容是多听FM声讨“喜马拉雅FM发布的随车听抄袭了自己前不久刚刚发布的车听宝”。

  最劲爆的是,多听FM创始人赵思铭和喜马拉雅FM创始人余建军在一个微信群里公开“撕逼”,争锋相对,实属少见。

  小编点评:

  多听FM这次对喜马拉雅FM的“火力”可谓最猛,不仅在其发布会之前就官方指责其抄袭,并在APP被下架后迅速与其他FM形成联盟,在周末制作包括图片、文字在内的多种形式的内容表明立场,两位创始人直接在微信群里“撕逼”,足见多听对于“自己的车听宝被竞争对手抄袭”这件事的重视和气愤,小编估计两家将会继续“恶斗”。

  蜻蜓FM:巧妙站了队,不参与混战

  蜻蜓FM在4月17日13点43分,通过其官方微博力挺了荔枝,“@蜻蜓FM 支持@荔枝fm ,兄弟快回来!振作起来!”由于未直接涉及到本次下架「网络危机」事件,其官方仅有一次发声。

  与此同时,一篇《音频应用进入“混战” 行业老大蜻蜓FM布局PUGC》的新闻稿在各大网站流传,借着本次撕逼大战,蜻蜓FM以“行业老大”的姿态谈自己的业务,有些隔岸观火的感觉,这是真的吗?

  显然不是,在一篇名为《互联网音频谁是真正老大?》的文中提到了喜马拉雅FM的那场发布会,作者质疑“喜马拉雅以1.5亿的用户数高放在第一位,而将竞品对手的数据放在后头”。

  上文作者还引用了蜻蜓FM一位高管的话:“相对混淆试听的做法在互联网各行各业的竞争之中有所听说,但是被卷入这样的数据纷争十分无辜,蜻蜓FM习惯于练好自己内部产品功,对于某同行不断自行对外高调炮制自己用户数据不予置评。我们更希望行业良性发展,共同扩大音频市场。”

  文章指出,由于目前IOS系统并不能查看下载量,安卓的应用市场变呈现出一定的行业排名纬度。以腾讯应用宝、360手机助手、百度手机助手、豌豆荚的排名来看,蜻蜓FM的数据量更为领先。

  今天,知名自媒体人魏武挥和青音都发文公开支持蜻蜓。魏认为:“版权不是道德问题,而是商业利益问题。诉诸版权,是一种竞争策略。通过巨额的版权投入,将竞争门槛提高,驱逐资本不够雄厚的小玩家。但它必须有一个前提:这个市场存在,且足够大。发生在上一周的口水仗,其实充分说明一点,这个市场已经到了刺刀见红的时候。经过多年的发展,虽然看似这个市场在舆论认知中刚刚出现,但实际上,已经到了红海阶段。”

  借着撕逼大战,蜻蜓FM还抛出了一个“声媒体”概念,自媒体望月认为,都说自媒体人对于趋势的变化最为敏感,从越来越多的自媒体进驻蜻蜓 FM 等网络电台可以看出“声媒体”崛起的大趋势,在可预见的将来,将是文字类自媒体,音频类声媒体和视频类视媒体并存的时代。

  小编点评:

  蜻蜓FM在这场撕逼战中利用官方微博,巧妙地站队,但并不卷入战事,可全身而退,但又借着这场撕逼大战对外传播自己的行业老大地位和优势,属于“巧战”。借助媒体的报道,蜻蜓FM一直强调了自己在这个行业老大的地位,还有大V为其站台。值得一提的是,媒体还列出蜻蜓和喜马拉雅在多个排行榜的排名截图,用事实证明谁在造假,继续强化行业老大的位置。

  喜马拉雅FM:不承认、不回应、法庭见!

网络公关战术

  最后来看,喜马拉雅FM是怎么回应的。

  针对多听FM在发布会前的公开叫「网络危机」板和质疑,其官方微博回复称:“我们不必揣测动机,就这些诽谤,我们一定会启动司法渠道与您对话。”对于发布会当天,竞争对手被下架的事件,喜马拉雅FM利用其一位微博认证员工的个人微博表示否认:“还真不是我们干的。喜大会忙死了。”

  对于多听FM质疑其抄袭车听宝,喜马拉雅FM未进行官方回应,而是通过创始人在微信群里直接与多听创始人“撕逼”,并最终以“法庭见”结束。

  小编点评:

  喜马拉雅FM这场发布会开得可谓“高潮迭起”。当天早上,竞争对手被下架,员工发微博否认;对于车载智能产品抄袭别人的质疑,官方无回应,而是由其创始人在微信群里回复“法庭见”;对于恶意刷榜的行为,官方依旧完全无视。

  不管怎样,通过这次撕逼大战,喜马拉雅FM肯定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引起同行的集体炮轰,如果这是公关为其发布会造势的话,实为败笔,因为本来是一场主动、正面和积极的传播,却因这次撕逼战,使自己十分被动,大家都忘记了喜马拉雅FM发布了啥,却都记住了那么几点问题。

  最后,小编再多唠叨几句,其实每次公关撕逼战,都可以说是一个行业的集体发声,从长远角度看,对整个行业是利好的,因为关注的人更多了。通过撕逼还不说定能促进行业的健康化,毕竟互相“揭发”从另一个角度看也是互相监督,更是向用户直接展示自己产品功能和品牌调性的绝佳机会。只是苦了PR们,不过这也是基本技能,相当于比武大赛了,是骡子是马,该拉出来遛遛。

「长沙公关公司」

本文标题:“网络公关战术揭秘”-四家网络电台“撕逼”,!_「长沙公关公司」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csgongguan.com/csgg/745.html

本文栏目:网络公关

本文来源:长沙公关

服务热线

18098998570

24小时监控

危机公关

品牌维护

不良信息处理

舆情监测

微信服务号